查信誉资讯网

首页 > 科技

副处级干部“杀妻碎尸” 系家人眼中的“好女婿”

更新时间:2019-06-30 00:30:01来源: 责任编辑:
导读:  原标题:[津云追踪]南京一副处级干部“杀妻碎尸”:家人眼中的“好女婿”……  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发自江苏南京  6月26日,南京

  原标题:[津云追踪]南京一副处级干部“杀妻碎尸”:家人眼中的“好女婿”……

  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发自江苏南京

  6月26日,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,称南京市某集团一工作人员陈某,因感情矛盾将其妻陈某掐捂、勒颈致窒息死亡,后将尸体分解藏匿。通报中显示,妻子陈某失踪时间为4月15日,家属报警时间为5月29日,6月25日警方将丈夫陈某抓获归案。

 警方通报

  警方通报

  据多家媒体报道,嫌疑人陈勇为南京广电集团干部,在单位负责后勤工作,其涉嫌杀妻分尸的部分证据,在单位车库一个很少有人使用的冰箱被发现。案发后,警方曾带着陈勇到单位指认现场。

单位风声仍紧

近邻避谈案件

  在南京广电大厦外部,记者看到不时有职工出入大厦,而在大厦一层的大厅内,一有陌生面孔进入,几名安保人员便会立即大声提醒“出门右转才是广电缴费办事大厅”,禁止无关人员过多停留。

南京广电大厦

  南京广电大厦

  陈勇家所在的小区位于广电大厦三公里外的皇册路上,小区不大,只有三栋并排的六七层高的居民楼。不时有居民和车辆进出小区,看不出什么异样,而在陈勇家所在的单元楼下,有三两居民低声交谈着什么。

 陈勇家所在的小区

  陈勇家所在的小区

  陈勇家的房门紧闭,门外有一双皮鞋,墙角还放着端午节购置的用于驱除蚊蝇、祈求吉利的艾草。当记者谈起案件情况时,几位近邻都连声说不了解情况,并迅速关上房门。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公安人员几天前曾来到这里,带着仪器,并要走了陈勇家及地下室的钥匙。

  陈勇家所在的小区建于本世纪初,房龄并不老,家里居住面积不小。据物业人员表示,此前其家中还雇着钟点工。

  据居民表示,片警近日曾来到小区,告知大伙“不要随意议论案件”。

嫌疑人:早年下岗后努力工作成为干部

  26日晚上,年过七旬的陈源和老伴来到这个小区,他们想找陈勇的儿子,但没有找到。陈源是陈勇妻子陈炜的姑妈,自从今年4月初看过侄女之后,老人家就再也没见过陈勇和陈炜两夫妻,两个月来,并没有亲属告诉自己侄女失踪的消息。

  陈源夫妇家里只有老年人用的手机,没有网络,邻居在看到南京广电干部“杀妻碎尸”的报道后,告诉了两位老人。

  陈源告诉记者,侄女陈炜自小在她家长大,直到上学。自己的父亲,也就是陈炜的爷爷,特别喜欢这个孙女。“打小在我家长大,侄女跟我亲,也走得近,每到逢年过节,陈勇、陈炜两个人都会来我家看看”。

  陈勇之前在一个工厂做锅炉工,后来下岗,再后来广电系统有招人的机会,在陈源和家里人的帮助下,陈勇进入南京广电集团。陈源表示,陈勇很努力,后来成为了副处级干部。而陈炜在当年下岗之后,正好赶上儿子小,就在家带孩子,一直到现在,也没有参加工作。

被害者个性强

但心眼儿不坏

  说起侄女婿平时的为人,姑妈陈源一边抽泣,一边痛心疾首地说:“这个孩子真是不错的一个孩子,怎么做出这种糊涂事?一家人挺好的,可惜了呦……”姑妈表示,陈勇平时知书达理,为人和气,陈炜娘家那边的事,大大小小他都帮着做。

  小区物业工作人员表示,陈勇身材高大,长相不错,平时穿着干净整洁,待人客气,每次进出小区都会跟自己打招呼,“像个有文化的人”。

  然而,十几年前,陈勇陈炜两夫妻曾闹过离婚。离婚时因为孩子还小,陈勇表示将把房产和存款全部留给陈炜,但后来离婚不离家,一年之后,二人复婚。陈源告诉记者,侄女和侄女婿闹离婚时,自己曾帮着调解,那时候不记得陈勇有暴力倾向,虽然闹离婚,但也很平和。

  说起陈炜的性格,姑妈表示侄女心眼儿不坏,就是个性有点强,嘴有点碎,“但不管有啥事,也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呀!”

  和陈勇同单元的一位邻居表示,这家的女主人有点厉害,但更多的邻居表示并没有看到二人有什么异常,“和他家交往不多,也就是见面点个头、打个招呼,有时候看着两口子一起进出,恩恩爱爱的。”

  在姑妈的记忆里,除了那次离婚,侄女和侄女婿没闹过多少矛盾,“每次打电话,我问她你们最近咋样,侄女都说‘蛮好的’”。

“被大舅哥打引发报复”仍存疑

  对于网传的陈炜哥哥是“活闹鬼”(南京话中意为混混儿),案发前曾打过陈勇,导致后来报复其妻的说法,陈源表示并不知情,并表示侄女陈炜和这位哥哥并不是同一位父亲,所以对方不是自己的亲侄子,没什么来往,也不了解其为人和是否打过陈勇。陈源听说这位哥哥在一个汽车厂工作,“人挺上进的,和陈炜兄妹关系很好,不是网络所传的‘活闹鬼’。”

  今年3月下旬的一个周末,陈勇开着车带着陈源,去给陈源母亲也就是陈炜的奶奶扫墓,当时陈炜正因病做手术而住院。

  3月底,陈炜出院。4月初的一天,陈勇给陈源打电话,说陈炜出院了,随后陈源过来看望侄女。陈勇在巷子口接陈源,但没接到,过了一会,陈炜给陈勇打电话说“姑妈已经到楼下了”,于是陈勇就自己上班去了。那次看望侄女,姑妈并没有见到陈勇,而陈炜也没有跟姑妈提起夫妇俩有矛盾。

  陈源回忆道,当时陈炜身体恢复得不错,“气色蛮好”,侄女婿陈勇照顾得很好,很有耐心,跑前跑后,有时做些好吃的。彼时,陈炜的父亲因家里装修,正住在女儿家,聊天中,八十多岁的老哥哥还告诉妹妹说:“你看女婿又忙着上班,又忙着照顾陈炜,真不容易。”

  陈勇今年55岁,陈炜52岁,双方均有八十多岁的父母在世,但身体都不好。陈勇的儿子今年30岁,已经参加工作。

  “你说这么聪明的孩子,怎么做出这种糊涂事呢?”

  在妻子娘家人的眼里,陈勇是一个“真不错”的人,却为何做出此等举动?在亲属和邻里看来,虽有过矛盾但也算美满富足的家庭,为什么发生了如今的惨剧?为求证答案,记者两次拨打陈勇儿子的电话,均被直接挂掉,而陈勇的电话目前已是关机状态。

  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向媒体证实,正在处理一起碎尸案,但未透露详细案情。

  津云新闻将继续对案件保持关注。

  • 上一篇:联合国世界毒品报告显示全球娱乐性毒品使用激增
  • 下一篇:返回列表
  • 点击排行榜